我带着San追踪器穿过卡拉哈里(Kalahari),沿着莱索托的非洲屋顶行驶,在纳米比(Namib)的野马中冒险,感觉到维多利亚瀑布的喷洒在我的脸上。我最幸福的是在茫茫茫茫之中,尝试一些新事物,或者只是看着草生长。我是一名图书编辑和作家,但我正以自己正在研究《逍遥游》,《乡村生活》和《野外》等杂志或 旅游博客.